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海口股票配资
当前位置:首页 > 海口股票配资

海口股票配资:实控人被刑拘董事长被追逃:恺英网络终于演不下去了

时间:2019/5/14 19:54:04  作者:  来源:  查看:28  评论:0
内容摘要:  近日,风云君在wind上看到了一则实时资讯:恺英网络晚间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王悦家属收到上海市公安局的《拘留通知书》,王悦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看到这则消息,风云君顿时菊花一紧虎躯一震。  风云君对这家公司比较熟悉,但因为种种原因早已不关注这家公司...
  近日,风云君在wind上看到了一则实时资讯:恺英网络晚间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王悦家属收到上海市公安局的《拘留通知书》,王悦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看到这则消息,风云君顿时菊花一紧虎躯一震。


  风云君对这家公司比较熟悉,但因为种种原因早已不关注这家公司很久了。打上公司代码,赫然出现的一系列公司实控人王悦失联、现任董事长金锋涉嫌操纵股价被“网上追逃”、副总经理冯显超因涉嫌个人经济犯罪正在接受公安机关调查等等新闻。

  虽然我们都知道,我大A股各种奇葩事都有,见多了各种龌龊和不要脸的上市公司,也都比较习惯了。但是恺英网络这种胡搞乱搞,居然能被投资者看到“现世报”的,还真是比较少见啊。

  其实,恺英网络(002517,SZ)借壳上市距今不过3年有余,自上市以来,恺英网络风光无限,业界传闻实控人几乎夜夜会所嫩模,如今却已身陷囹圄。

  一、借壳上市后的岁月静好

  2016年春天的一个下午,坐标上海市闵行区陈行路2388号浦江科技广场3号楼3楼。

  时值恺英股份刚作价63亿借壳泰亚股份上市。不愧是游戏公司,员工皆是俊男美女,煞是亮眼。整个办公环境看起来非常有朝气,一切都显得井然有致。

  彼时的王悦,看起来那么年轻,那么意气风发。32岁便走上人生巅峰,拿到了多少人梦寐以求的“永不退市+奉旨乞讨”的割韭菜牌照,以66亿身价成功入选“2016胡润全球富豪榜”,此等荣耀是我等屌丝想都不敢想的。

  而当时对公司及管理层的预期也是极好的。资本市场躺着不少僵化的上市公司,确实需要注入新鲜的血液。

  这位80后搂着会所嫩模、踏着五彩祥云而来,自然是为了拯救大量受苦受难的韭菜,积德行善的嘛:公司并表当年,营业收入即从此前的3.35亿元上升至23.39亿元,同比增长221.42%。当年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55亿元,一举扭亏为盈。

  此后的三年,恺英似乎也交出了不错的“答卷”。

  根据恺英网络与泰亚股份签署的对赌协议,承诺2015年至2017年预估净利润不低于4.6亿元、5.7亿元、7亿元。三年间,恺英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6.55亿元,6.82亿元、16.10亿元,“超额”完成了业绩承诺!

  真正是英雄出少年啊!

  也许谁也不曾想到,如此静好的背后,却孕育着异常危机。

  二、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

  有句话说,年轻人太早成功并非好事。

  年轻,太早尝到了资本的甘甜,却尚未体会过资本的血腥。之后的那两年里,翻阅恺英网络的公告,看到的是一宗宗接连不断的资本运作。

  兴许是背负业绩承诺的压力使然,也兴许骨子里本就激进。


  (资料来源:wind)

  通过收购浙江盛和、浙江九翎等与公司主业有协同效应的公司,恺英网络确实一度打造了一系列诸如《蓝月传奇》、《梁山传奇》、《全民奇迹》、《王者传奇》等炙手可热的爆款页游和手游,分发业务收入也一度涨势喜人。

  即使在游戏行业遭遇冰封的2018年,据公司年报披露,这两家收购公司仍分别贡献利润3.16亿、0.97亿,2018年业绩承诺均超额完成。

  要知道,游戏行业本就是市场上的重点炒作概念,初尝资本市场甜头的恺英网络怎会就此满足?随即开始布局各大热门炒作概念。

  在2017年年报中,公司披露其开始涉足区块链、互联网金融、消费金融等领域。报告期内投资了上海暖水、上海翰惠等6家小贷公司,成立区块链事业部,并投入百人技术团队致力于区块链产品的开发和应用。

  而那两年,上市公司涉足p2p是非常时髦的事,在行业暴利之下,一大批上市公司扎堆跻身p2p网贷行业。很快,迎来了p2p网贷行业风险爆发周期,很多上市系平台也难逃厄运,诸如中国翡翠行业第一股的东方金钰(4.640, 0.42, 9.95%)(维权)也因此深陷债务危机。

  当然,着何尝又不是一场轮回呢?

  于是,我们看到恺英网络在2018年年报的主业描述中已绝口不提消费金融、互联网金融业务。更是以1.95亿转让了宁波恺英互联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65%的股权,从而丧失控制权不再纳入合并报表范围。并对17年投资的两家小贷公司全额计提长期股权投资减值准备。

  令人赞叹的是,除P2P、区块链以外,公司所涉行业还有大数据、全景相机、VR/AR、体育、影视、传媒、风险投资等等,几乎完成A股热门概念的全线布局,确保A股市场无论炒作什么概念都和恺英网络有关。

  纵观恺英2015年至今的年报,所列投资参股公司list都让人有种乱花渐欲迷人眼之感。概念炒作、抬升股价,都是恺英网络离不开的话题。而传闻,本次实控人、公司高管等涉嫌操纵股价也与此前频繁资本运作有关。

  三、业绩骤然下滑与高额商誉之殇


  (资料来源:公司年报)

  在三年业绩承诺“完成”之后,公司业绩出现了持续滑铁卢。根据公司年报,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22.84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27.1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2.97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89.17%。

  如果说2018年系受到外部因素以及计提减值准备的影响,那2019年游戏版号已恢复正常发放,公司2019年一季度业绩却仍未扭转颓势,净利润同比下降64.19%。

  根据2019年一季报中公司作出的经营业绩预计,2019年1-6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变动幅度将达-70%至-56%。公司对此解释是部分已上线游戏进入生命周期末期,游戏流水降低。

  我们列举同行业几家公司部分2019年一季度、2008年年度数据来作对比。


  (资料来源:wind)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我们看到尽管游戏行业政策收紧,但2018年度上述可比公司仅恺英网络一家营业收入同比增长率为负,看来公司的解释并不那么站得住脚。

  在公司2017年营业收入增长15.2%归母净利润井喷式增长136.19%眼前形势一片大好的情况下,面对2018年的业绩骤降公司随便解释两句就把我们糊弄过去了。

  风云君发现,公司2017年营业收入增长15.2%,而营业成本和销售费用却都诡异地都减少了,不禁让我们对业绩承诺当头的收入成本费用的确认时点有些疑惑。

  公司对18年业绩下滑的另一归因,为报告期内对长期股权投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以及应收账款均计提了减值。在今年上市公司集体商誉大洗澡的背景下,公司自然也不能放过对商誉计提减值的好机会,2018年共计提减值3.57亿。

  而相比2018年大幅计提减值准备,公司2017年仅计提减值准备1348.44万元。

  仅仅一年时间,那么多资产都发生了质的变化,到底是上一年度为冲业绩减值计提不充分还是管理层投资管理能力太弱呢?还是一切不过是一场闹剧呢?

  另外2017与2018的大幅差距,除上述原因,还有公司2017年的高额投资收益。2017年的投资收益非常有意思,这是通过多次交易分步实施企业合并购买日之前持有的被购买方股权按购买日公允价值重新计量确认投资收益的优秀案例。

  当年公司因浙江盛和的分步合并确认了投资收益3.86亿。

  对游戏行业来说没有持续的爆款,公司已上线游戏进入生命周期末期,如后期没有卖座的新游戏上线则会直接影响企业持续经营能力。当然,我们也关注到自18年起研发费用的翻倍增长,只能将希望寄托于公司尽快打造出新的爆款游戏以降低上述持续经营风险。

  此外,我们发现即使公司已在2018年计提了商誉减值,但目前公司商誉仍高达29.51亿,占公司归母净资产的61.43%。若盈利仍保持现有预期,则与商誉减值相关的风险极高。

  更可怕的是,据公司5月10日的年报业绩说明会,公司表示仍将积极寻求外部资源或优质标的资产,进行有协同效应的产业收购和企业兼并。我们也很期待见证公司未来商誉不断创新高的奇迹。

  风云君还关注到公司所涉诸多诉讼风险,最引人注目的当属2017年底腾讯就手游“阿拉德之怒”著作权侵权、不正当竞争事项对恺英网络提起诉讼一案,直接导致该上线后月均流水1.5亿的手游火速下架,对公司业绩造成重大影响。

  此外,还有韩国娱美德、传奇IP对公司及其子公司一系列的诉讼与仲裁也在持续升级发酵中。

  公司信息披露也让人摸不着头脑,根据福建证监局对恺英网络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2017]18号,公司存在重要合同、会计政策变更、重大事项、对外理财投资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的情况。

  熟悉上市公司信披的都知道,一家上市公司有如此之多的重要信息未及时披露非常少见,而对投资者可能造成的损失也无法预计。

  四、关于股权质押套现的老套路


  (资料来源:公司公告)

  风云君大致统计了下,自2016年2月公司刚完成借壳上市起便发布了第一笔股权质押公告,截止目前,已连续发布60余份股东质押及解质押公告。

  这是什么概念呢?就是连续40个月以来每月平均一至二份公告的节奏。

  而根据公司2019年一季度报告,公司前两大股东亦都是公司创始人的王悦和冯显超持有的公司股份已几近100%质押,且部分已被司法冻结。

  创始人上市后便如此急于套现,不知韭菜们服不服气。

  在大股东质押比例如此之高、且2016年至今A股市场波动较大的情况下,我们也不禁对上市公司频繁资本运作的动机产生怀疑。下图黄线为2016年至今的深成指,另一条则为恺英网络同期股价波动。


  从上图我们可以看到,公司起始部分股权质押在高点,股价在经历下行放缓后,于2017年底达到近三年最高峰值,之后公司股价便一路下跌,走势大幅弱于深成指。

  而期间市场疲软股价持续下跌,接连有上市公司大股东到达平仓线急需资金补仓,而当时又恰逢资金谎,使得很多上市公司大股东举步维艰。

  恺英这两位股份几乎全部质押的创始人股东想必也对公司股价上涨的诉求非常强烈吧?

  可以想象得到在股价下跌期间一路增加质押股数一路想方设法维护股价一路补保证金直至股权被冻结的心路历程。

  五、一场令人胆战心惊的连环大戏

  自2018年3月公司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王悦失联至本次刑拘公告已逾400天,在这失联的400天不知道在主人公身上发生了怎样惊心动魄的故事。

  而无论是此前失联亦或是如今刑拘公告,公司都淡定表示其已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未对公司正常运营产生影响。

  真TM不知道公司要老板还有啥用。


  让人啼笑皆非的是,公司于2019年3月完成董监高大换血,任命金锋先生为新任董事长,聘任冯显超先生为公司副总经理。

  而此后不久,便出现了现任董事长金锋涉嫌操纵股价被“网上追逃”,副总经理冯显超因涉嫌个人经济犯罪正在接受公安机关调查的新闻。

  要不你们再出来公告一次,“这两位现在也不在公司任何职,不会对公司正常运营产生影响”?

  你们割韭菜可以,但是好歹尊重一下韭菜的智商好吗?让他们死的时候安详一点,这难道不是做人最起码的善良吗?

  如果上述嫌疑最后均被确认,那几乎涉及整个上市公司管理层的集体道德缺失,不知道有没有让这届股民害怕到颤抖。


  但我们相信随着证券市场的逐步规范,监管机构对违法违规行为打击的力度逐步加大,此类事件发生的几率会逐步减小,中小投资者利益会得到更好的保护。

  而在上市公司层面,不知现有那些已处于生命周期末期的游戏产品“尚能饭否”,希望经此教训,公司能尽快稳定公司管理层,少一点套路,多一点真诚,把精力更多地集中在主业经营上,尽快研发出新的爆款游戏以打造盈利增长点。

  资本市场从来不缺故事。我们看过年轻富豪在这里腾飞又陨落,也看过老江湖在这里败走又崛起。

  每个故事都似曾相识却又各有不同。

相关评论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不以营利为目的,专注分享快乐,欢迎收藏本站!
所有信息均来自:百度一下 (海口股票配资)
闽ICP备12010380号